<rp id="z1try"></rp>

    <rp id="z1try"><acronym id="z1try"><input id="z1try"></input></acronym></rp>

      <th id="z1try"></th>
    1. 欢迎访问to作文
      你的位置:首页 > 美文 > 原创美文 > 文章正文

      我二十九了,想要的不是喜欢,是有人娶我。- 8

      时间: 2019-09-10 | 作者:油奈 | 来源: to作文 | 编辑: admin | 阅读: 559次

        「我,到点下班」? 点击阅读前文 01  02  03  04  05  06  07八、质问陆怜生也不知道,这该算是老天爷帮忙,还是该算老天爷跟他们作对,反正雨是 「哗啦啦」 地,玩了命儿地下个没完。

        两人沿着人行道朝前面走,偶尔回头看看有没有出租车过来。没走之前,陆怜生还笃定雨中漫步肯定特别浪漫,走起来却发现根本不是这么一回事。雨下得又大又响,想要让对方听清自己说的话,就只能声嘶力竭地喊,喊两句还得停一停,把灌进嘴里的雨水吐出。

        两人抱着一大袋玩偶,闷声走路,陆怜生这时明白了 「雨中漫步」 只能是在小雨里,开始后悔提出这个建议,这时李浩然忽然大喊着问她:「你冷吗?」

        陆怜生想了想,喊着回答:「冷倒是不冷,就是砸得疼!」 于是两人也不再冒雨瞎走,直接找了最近的建筑,准备先避避雨。

        到达安全地点后,陆怜生抖落包装袋上的水珠,她走路时死死地攥住袋口,靠上的娃娃却仍是湿了,此时不禁有些心疼。这时她莫名地感觉到气氛有些微妙,于是四下看了看,才发现她和李浩然避雨的地方,是一家快捷酒店的门外。

        陆怜生与李浩然尴尬地对视了一眼,又偷偷回头,发现屋内的服务员也正透过玻璃门朝两人看来,这时李浩然轻咳了一声,说:「嗯…… 要不要进去吹吹头发?」 陆怜生的心砰砰跳着,老半天后 「嗯」 了一声,红着脸低着头,做贼一般地跟着李浩然走进了酒店。

        李浩然将换下的衣服挂在摞起的椅子上,放在浴霸下面烤,他换上了酒店的浴衣后,从洗手间走了出来,问陆怜生要不要去洗手间换衣服。陆怜生也不知是出于什么目的,突然没头没尾地问了一句:「雪薇她今天怎么没过来?」

        李浩然说:「我没跟她说来见你,我俩很久都不说话了。」

        陆怜生一怔:「可同学会的时候……」

        李浩然叹了口气:「唉,说起来怪不好意思的,都是演的…… 咱班当时就成了我俩这么一对儿,我俩也都好面子,不想在同学会那样的场合让大家知道我俩处得不好,怪尴尬的。」

        陆怜生想问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,又觉得这样打听人家的痛处不太妥当,于是低低地 「哦」 了一声,便往洗手间走。李浩然想给她让路,却不小心站错了方向,反而挡在了她的身前,于是两人你左我右,你右我左地挪了好几回,最后终于撞在了一起。

        陆怜生尴尬地一笑,微微抬头,正好看到他冒着青茬的下颌,一时就红了脸,这时李浩然低沉的声音飘了过来,摧枯拉朽般地攻入了她的心脏:「她后来跟我说,那时候来找我表白的,其实是你。」

        一双温热的唇紧跟着便吻了上来。

        陆怜生一下就慌了神,她感受着李浩然强烈的男人气息,浑身都燥了起来,就像是一块烧得红彤彤的烙铁。这时她的手机忽然响了,陆怜生触电一样地推开了李浩然,抓起手机,也没看是谁的电话,就往洗手间里跑。临关门前,她糊里糊涂地就朝李浩然说了一句:「你…… 你等我一下。」 好像是告诉他自己接完这个电话,就回来与他完成被打断的这一个吻。

        进了卫生间,陆怜生才发现自己的全身都在抖,也不知道是因为淋了雨,还是因为刚才的那一个吻。直到手机铃声停了,她才有些缓过了神,见是吴姐的电话,便拨了回去。

        「喂…… 吴…… 吴姐。」

        吴姐听出她声音不对,问:「你怎么了?说话磕磕巴巴的。」 陆怜生深吸了口气,说没事。吴姐没再多问,直接谈起了正事:「邢光远刚刚给我打了电话,说昨天没回信儿是不想草草率率地做决定,就多考虑了一天。」

        陆怜生一怔,金诚集团的企划岌岌可危,她实在没想到这个时候,吴姐竟然还有闲心来管自己的事情。

        她心中一暖,平静地说:「我知道了,肯定是又被拒了,没事,吴姐,我……」

        另一头的吴姐 「啧」 了一声:「你知道什么就知道?人家说他相亲了这么多次,第一次见到又准时,又提出 AA 的姑娘,他觉得你挺好的,想跟你多接触接触 。」

        陆怜生头一次从吴姐这里听到好消息,一下子不知该做出什么反应。她随后又分析了一下邢光远看上自己的理由:又准时,又主动提出 AA。

        也就是说既不是因为她长得国色天色,也不是因为她温柔善良,而是因为……

        这姑娘挺敞亮的。

        她念叨了一句直男的夸奖真可怕,就听吴姐接着说:「小伙子是真挺喜欢你的,特意跟我说,如果你愿意,他想和你一起,往结婚的方向努力。」

        虽说相亲的目的本来就是尽快结婚,可陆怜生听到 「结婚」 二字时,心中还是一动。她今年二十九了,好多这个年纪还单身的女孩,都觉得单着也就单着,自由自在的,也没什么不好。陆怜生偶尔也会故作潇洒,但大多时候,她都没有那些人坚定,她讨厌独自去面对空空的公寓,喜欢有人可以依赖的感觉。

        她的确还挺想结婚的。

        吴姐又嘱咐了两句什么,才挂断了电话。陆怜生忽然回忆起邢光远说话时认真的样子,仿佛看见白白胖胖的他站在自己面前,用那认真的语气说:「我想和你一起,往结婚的方向努力。」

        她忽然有了种奇怪的感觉,像是在空旷的平原上漫无目的地走了好久,即将力竭时,猛然看到一块标定了目的地的路标,立在面前。

        她抬起头,看向镜子中湿透的自己,嘀咕了一句:「陆怜生,你为什么会在这儿呢?」

        然后她便打开洗手间的门,走了出去。李浩然看她还穿着湿透的衣服,问:「怎么没换衣服?别再感冒了。」

        陆怜生却没吭声,而是直直地看向了李浩然,看向他干净温柔的脸,看他保持得很好的身材,看着看着,却觉得眼前的人陌生了起来。

        李浩然问:「你怎么了?」

        陆怜生也问:「李浩然,你喜欢我么?」

        李浩然认真点了点头。陆怜生却说:「可我二十九了,我想要的不仅是喜欢,我想要人娶我。」 她顿了顿,一脸认真地问:「李浩然,你能娶我吗?」

        李浩然脸上的表情渐渐僵硬,随后他尴尬地咧了咧嘴,说了个笑话:「第一次约会,有点快了吧。」

        陆怜生也笑了,她再不多说一句,推开房间的门走了出去。

        房门在身后关合,发出巨大而决绝的响声。她大步地走向电梯,湿透的衣服紧紧箍在身上,把空气中的凉肆意放大,她想到自己做了无比正确的决定,嘴角自然地向上扬起。

        电梯门开时,陆怜生想到了什么,她懊恼地跺了跺脚,犹犹豫豫地走回了房间,敲起了门。李浩然开了门,看见她去而复返,露出困惑的神情。

        陆怜生的脸红到了耳根,她低着头,指了指屋内:「抓的娃娃忘拿了…… 我…… 我还挺喜欢的。」

        片刻的沉默过后,李浩然忽然抱了过来,再也不给她挣脱的机会。

        — 未完 —

      本文摘自 豆瓣阅读作者 油奈 的作品《差一点儿少女》今天开始在「豆瓣阅读」微信公众号上连载「我们第一次见面时,你从光中走了出来」在那件事情发生之前,陆怜生一直以为,她和于凯的相遇,是因为一次失败的「自杀」。五月十五号的那天,天上没有月亮,没有星星。于凯站在二十九楼的天台上,烟头上的火光熄灭后,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卷土重来。他站在天台的边缘,思考着要不要再点一根烟,要不要把黑暗赶走时,天台上的门忽然开了。一束光打了进来,一个女人从光中走了出来。

        欢迎点击「阅读原文」进行订阅

        或在豆瓣阅读APP中搜索「差一点儿少女」阅读更多内容

      文章标题: 我二十九了,想要的不是喜欢,是有人娶我。- 8
      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jnhuadong.com/article-95-204044-0.html
      文章标签:二十九  想要  有人
      Top
      江苏11选5app

        <rp id="z1try"></rp>

        <rp id="z1try"><acronym id="z1try"><input id="z1try"></input></acronym></rp>

          <th id="z1try"></th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