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rp id="z1try"></rp>

    <rp id="z1try"><acronym id="z1try"><input id="z1try"></input></acronym></rp>

      <th id="z1try"></th>
    1. 欢迎访问to作文
      你的位置:首页 > 美文 > 原创美文 > 文章正文

      百夏蝉

      时间: 2019-09-09 | 作者:64648 | 来源: to作文 | 编辑: admin | 阅读: 406次

        【1】

        这个夏天的第一声蝉鸣,来得清脆,泛着点透亮的纱绿。

        蝉四小姐坐在榕树下,暖融融的阳光透过密绿的枝叶投射下来,晕出淡淡的木头香。她穿着一身淡绿色的衣服,在翻一本书。

        蝉四小姐喜欢绿色的蝉鸣,蝉鸣充满着新生的活力,透着初夏的浓绿。

        蝉四小姐天生体弱多病,脸色苍白,是少不见阳光的那种白,常年给他看病的私人医生叫岁枯荣,离离原上草,一岁一枯荣。枯荣皆本分,看病也是本分。

        岁枯荣有一双好看的绿眼睛,绿瞳让人想起揉碎的新叶。

        蝉四小姐喜欢他的眼睛。

        【2】

        “蝉四小姐,夏天快来了。”岁枯荣高高瘦瘦,立在庭院拱门前,如青竹般秀拔挺立。

        “岁先生,你来了。”蝉四小姐合上书,对他莞尔一笑。

        岁枯荣点了点头,微微俯身进了蝉四小姐的庭院。

        蝉鸣惊起,先是一声嘶鸣,紧接着便连成了一片,叫得肆意。

        岁枯荣从公文包中拿出一块洁白而干净的纱布,盖在了蝉四小姐伸过来的右手上。

        “岁先生。”蝉四小姐微微抬头看着他的睫毛,浓密细长,隐隐遮了淡淡的瞳绿,“方才我读了一首诗,名为《绿衣》,不甚求解。”

        岁枯荣的睫毛轻微的颤抖一下,随即抬起头来,耐心解释道:“心之忧矣,曷维其亡。这是一首悼妻诗。”

        “原来如此。”蝉四小姐若有所思,“这位男子真是痴情。”

        岁枯荣收了探脉的手,将纱布整齐的叠放好。

        “前几日开的药吃的如何?”岁枯荣问道。

        “微苦。岁先生应该多加一两冰糖进去。”蝉四小姐仔细回想了一番。

        “蝉四小姐,我是在问疗效。”岁枯荣无奈的笑了。

        “冰糖易上火,我吃完药喝一碗番薯水行不行?”蝉四小姐继续商量着。

        “蝉四小姐若是怕苦,最好熬碗绿豆水,夏季可祛暑气。”岁枯荣将纱布重新放入公文包,又拿出一张白纸来,“该开新方子了。”

        【3】

        民国七年的日子过得委实不太安生。兵阀混战,相互勾结,民不聊生。

        很少有人注意蝉鸣是何时响起的,盛夏是如何在微微燥热的空气里发酵,等人们反应过来,荷花已经开了半池。

        “蝉四小姐。”岁枯荣高高瘦瘦,立在拱门前,他带了银耳莲子羹。

        “岁先生。”蝉四小姐接过他手中的雕花木盒低头瞧了一眼,问道,“这是什么?”

        “银耳莲子羹。”岁枯荣接着道,“甜的。”

        蝉四小姐乖乖的用小勺挑着莲子吃,时不时望向岁枯荣,问些诗集散文的问题。岁枯荣极耐心的回答她。

        悠悠岁月,绿影之下静好安稳。黄昏的蝉鸣不知何时歇了声,岁枯荣收了瓷碗,又整理好了木桌上的书卷,已经睡着的蝉四小姐呼吸平缓,岁枯荣默默给她盖了一件衣服。

        【4】

        军阀的局势变得动荡万分,没有人知道接下来的中国该走向何方,正如没有人知道自己的未来在哪里。

        “蝉四小姐。”岁枯荣高高瘦瘦,立在拱门前,已是九月份,北方的天气依然干燥,但已经凉爽了不少。

        蝉四小姐望着榕树,九月份的蝉鸣褪去了不少,她时常能捡到蝉壳,从榕树下掉落下来,又归于尘土。

        仿佛那夏季的嘶鸣只是一场梦,轰轰烈烈,热热闹闹,而当一切冷静下来时,却只剩下干扁的躯壳。

        “岁先生。”蝉四小姐像往常一样伸出右手,让岁枯荣把脉,“我可能活不过这个秋天了。”

        “前几日吃的药如何?”岁枯荣没有搭话,只是微微的抬起点头来,露出一点很暖的微笑。

        “微苦。”蝉四小姐仔细回想了一番。

        岁枯荣没有说话,从公文包里拿出了一块包的方方正正的东西。

        “这是什么?”蝉四小姐伸手戳了戳。

        “巧克力。洋人的东西。”岁枯荣撕开包装,露出小小的一点黑色,“甜的。”

        【5】

        秋天来的不声不响,北方的树叶不知何时由绿褪黄,变成干枯的杂碎。北方的局势依旧不和谐,但却在不和谐中保持着稳定的压制。

        蝉四小姐走的也是不声不响。岁枯荣去的时候,蝉四小姐的庭院一夜之间被荒草淹没,碎黄枯荣的叶子满地都是。像蝉鸣走到尽头褪去新绿化为一声寒瑟的哀鸣。

        岁枯荣站在荒凉萋萋的庭院中,在拱门前立着。叫了一声“蝉四小姐。”

        没有人应他。

        夏天已经结束了。

        岁枯荣走过杂草丛生的院子,在那颗榕树下寻找了一番。他最终找到了这个夏天最后一个蝉蛹。是蝉四小姐的。

        新来的小助理很年轻。好奇岁先生为什么来这个看似已经荒了几十年的院子,于是凑过去看了眼他手上的蝉蛹。

        蝉蛹晶莹剔透,泛着绿油油的光泽,真不像一般的东西。

        “这是什么?”小助理问他。

        “百夏蝉。”岁枯荣接着道,“这个庭院以前住着一户人家,后来他的妻子患病去世,丈夫便整日借酒消愁。于是百夏蝉在夏季便幻化成了他妻子的模样去照顾他。”

        “嗯。后来呢?”

        岁枯荣收了蝉蛹,缓缓道:“后来丈夫去世了,但百夏蝉却已经习惯了。”

        习惯了做着一年又一年的夏蝉之梦,幻化出一年又一季的盛夏时光。

        却不知时光过隙,一切已不复往矣。

        【6】

        “你说她知道吗?”小助理有些紧张。

        “知道什么?”

        “知道其实你别有用心,故意装作他丈夫来骗她。”

        “百夏之后,万籁俱寂。这是她最后一年,陪她最后做一场梦,她不亏。”岁枯荣冷静的整了整领带,看起来斯文败类极了。

        岁枯荣的绿眸闪着点点细碎而看不透的光,榕树下有一纸埋到一半,破旧的纸页上的墨渍看上去已经干涸。岁枯荣正好知道那首诗。

        那是一首悼妻诗,叫做《绿衣》。

        【7】

        岁枯荣低头走过杂草丛,走过拱门,北方的秋天很干燥。岁枯荣点了一支烟,没有吸。扔进了庭院里。

        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。

        草木会化为灰烬,灰烬会化为重生。

        但记忆却会永远停在一个地方,夏蝉长长嘶鸣,永不停歇。

      文章标题: 百夏蝉
      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jnhuadong.com/article-95-203979-0.html
      文章标签:百夏蝉

      [百夏蝉] 相关文章推荐:

        Top
        江苏11选5app

          <rp id="z1try"></rp>

          <rp id="z1try"><acronym id="z1try"><input id="z1try"></input></acronym></rp>

            <th id="z1try"></th>